关于我们

上海刑事律师团队
策法刑事律师网隶属于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 ,策法刑事律师专业委员会成立于2000年,目前 拥有近50人的团队,律师 平均执业年限在5年以上 ,70%以上律师获得法律硕士学位。20多年的积累,进化出独特的法律视角和敏锐的法律嗅觉,以此找寻到疑难案件的突破口,力求将委托人利益最大化。先后帮助多名委托人获从轻处理、减轻处罚、无罪释放,对犯罪情节轻微的当事人申请取保候审及争取缓刑的成功率高达90%以上。 秉...

律师团队

律师团队

律师团队

律师团队

律师办案

案件研讨

专家指导

上海浏翔公路刑事律师谈恶魔劳荣枝,审判竟还想上诉

时间:2021-09-16 11:28 点击:    上海浏翔公路律师 劳荣枝案 庭审现场

  劳荣枝事件是怎么回事

  检方认为劳荣枝从未真诚悔过, 为系列犯罪主犯。12月22日,经过两日的庭审,劳荣枝案庭审部分结束,该案将择期宣判。在法庭辩论阶段,检方认为劳荣枝为主犯,当庭拒不认罪,主观恶性极深,为保全自己,未真诚悔过,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。与男友法子英杀了好几个人的案犯劳荣枝逃亡20多年后于2019年11月在厦门被警方抓获,在2020年12月的庭审中,劳荣枝对某些罪行不不予承认,并在庭审现场称“不可能看上法子英”,她甚至说自己是受法子英胁迫的,她当时是太年轻等等。
 

  劳荣枝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,能逃亡20年并且一直以来过得还不错,这样的人城府深手段了得。上海浏翔公路刑事律师反正法子英已被枪毙,她想怎么说都可以。事到如今劳荣枝没有一点悔过之心,所有言辞的目的只有一个,想洗脱自己的犯罪嫌疑。是被迫的、看不上法子英,那就不该逃亡20年,应该当年就检举揭发法子英。想借此减轻自己的罪责,撇清与法子英的亲密关系,洗清自己的犯罪嫌疑,一个对别人痛下杀手时毫不犹豫的人,在面临审判时为逃避罪责可以信口开河,这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

  安徽网大皖客户端消息,12月22日,经过两日的庭审,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、绑架、抢劫罪一案,庭审部分结束,该案将择期宣判。在法庭辩论阶段,检察机关认为,劳荣枝系列犯罪主犯,抢劫致5人死、绑架致1人死、故意杀人致1人死亡。劳荣枝当庭拒不认罪,主观恶性极深,为保全自己,未真诚悔过,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。劳荣枝的辩护人也表示不认可检方对劳荣枝故意杀人罪的指控,认可抢劫、绑架罪及事实,但认为劳荣枝在这些犯罪中起到较小的作用,不认可致人死亡加重情节。
 

  【检方认为劳荣枝主观恶性极深】昨日,被告人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、绑架、抢劫罪一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。劳荣枝当庭否认合谋杀人,检方认为其主观恶性极深,未真诚悔过,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。昨日下午,法院宣布将另行择期宣判。庭审中,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,被告人劳荣枝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,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;附带民事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向法庭出示了相关证据,劳荣枝及其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发表了意见;劳荣枝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进行了最后陈述。被告人及被害人亲属、媒体记者及社会各界人士等旁听了庭审。
 

  在案件刑事部分的举证质证环节,法庭就南昌、温州、常州、合肥四地的四起犯罪事实进行举证质证。在该环节中检方总结称,法子英与劳荣枝在四起案件中杀害了五人,其中温州案是入室抢劫,其他案件为绑架勒索。检方表示,在这四起案件中,两人的犯罪模式是共谋分工、死亡威胁、明知放任死亡结果。但劳荣枝否认与法子英合谋杀人,称自己只是被迫参与作案过程,没有杀人故意。其辩护人则表示认可劳荣枝抢劫、绑架罪及事实,但不认可检方对劳荣枝故意杀人罪的指控。他认为,劳荣枝在犯罪中起到的作用较小。

 

    民事索赔受害者“小木匠”家属提出民事赔偿

  昨日下午,法庭审理受害的合肥小木匠陆中明家属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。

  上海浏翔公路刑事律师此前,陆中明妻子朱大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丈夫陆中明的突然去世令她的家庭破碎,精神也一度崩溃。二十多年来,朱大红没有改嫁,选择一边打工,一边养活三个孩子。朱大红表示,家中失去顶梁柱后,经济情况一直不好,孩子在接受完义务教育后只能辍学。加上她的身体不好,为治病欠下了许多债。此次,综合陆中明的丧葬费、孩子抚养费等相关费用,朱大红要求劳荣枝赔偿约135万元,但劳荣枝在庭上表示其仅有3万多元。对此,朱大红当庭表示不会接受调解,希望劳荣枝受到严惩。朱大红的代理律师刘静洁也表示,法子英早前被判决时,也因无赔偿能力,使朱大红没有获得赔偿。刘静洁称,劳荣枝的辩护律师认为,陆中明并非劳荣枝所杀,因此没有赔偿责任。“但劳荣枝是和法子英共同犯罪,需要共同承担后果。这20年来,劳荣枝在养狗、学琴、画画,享受‘高品质的生活’的同时,想过被害人一家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吗!”法庭外,刘静洁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说。

 


       上海浏翔公路律师的详细介绍劳荣枝案件涉嫌参与四起案件
 

  第一起:江西南昌一家三口被害案,承认主动提出剪掉邻居电话线

  第一起案件在江西省南昌市。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,1996年,劳荣枝将熊某诱骗至南昌的租住处后,法子英持刀对熊某进行生命威胁并实施抢劫。法子英与劳荣枝先后将熊某及其妻子女儿杀害后,将熊某家财物抢走,返回九江市将财物交给法子英姐姐保管后,逃往浙江省温州市。

  劳荣枝在庭审现场承认,1996年夏天,自己曾化名“陈佳”,当时自己和法子英住在一起,对方怂恿自己去坐台。媒体此前报道的劳荣枝哥哥劳军所说“劳荣枝当坐台小姐,目的是帮法子英物色有钱的男人,把他骗到出租屋供法子英绑架、敲诈。”据法子英一案判决书显示,7月,劳荣枝打电话将熊某诱骗到出租屋,法子英手持尖刀勒索熊某财物,逼迫熊某说出家庭住址后将熊某勒死,并将肢体肢解。

  在庭审中,劳荣枝对有意物色男人进行否认。“我没有去物色犯罪对象,我在坐台的时候认识熊某。我当时不知道法子英是否离开南昌,因为我和他分手了。”劳荣枝表示,自己将熊某叫到租住处,印象中熊某身高非常高大,法子英与熊某二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,有互殴的行为。“我想拉开他们被法子英踹开。我中途离开了出租屋,法子英让我去买烟,法子英说他要和熊某谈判。”劳荣枝称,法子英用刀指着熊某,刀很长,熊某和法子英让自己一起捆绑了熊某。

  劳荣枝承认,熊某的脚是她捆绑的,其他部位是法子英绑的。在此案中,法子英曾带她去过熊某家中两次。第一次是一个白天去熊某认门,遇到了熊某的邻居。“开门的目的是看熊某是否撒谎说他家在哪里,因为这样被害人就不敢轻易报案。”据法子英一案判决书,他们拿走熊某身上的钥匙开锁进入熊某家,威逼熊某妻子交出财物,抢夺财物后,将熊某妻子和3岁的女儿勒死,为制造假象,将熊某部分肢体运至熊家。对于第二次去熊某家,劳荣枝表示,是找熊某老婆要钱。“法子英说只是威胁一下,他不会杀了熊某的。当时的自己犯了糊涂,以为就是去谈判……他用刀指着熊某的妻子,不让我开灯,我在一旁找东西翻财物没有翻到。”

  “法子英说会放了熊某,让我不要回出租屋。我先离开的时候,熊某还活着。我曾提出放了熊某,当时熊某手指被剪断,我曾经提过要去送熊某去医院。”但当检方询问其是否提议剪了熊某家电话线,劳荣枝承认:“他有剪熊某家的电话线,我说对面的也剪了吧。”
 


 

  第二起:浙江温州租房绑架杀人案,称租房不是为了物色绑架对象

  第二起案件在浙江省温州市。检方指出,1997年到达温州后,劳荣枝和法子英继续采取由劳荣枝坐台陪侍的方式物色抢劫对象。劳荣枝在工作酒吧物色到两名女子后,两人以租房为由对其实施绑架。在取得被抢劫对象存折、手表、现金和手机后,劳荣枝前往银行取钱,法子英将两人杀害。对于这起案件,劳荣枝表示, 1997年她和法子英来到了温州。为了生活,过完年她与法子英分别在温州住招待所。劳荣枝称知道自己被通缉了,也不知道该怎么逃,去KTV坐台,没有用过实名。

  在坐台期间,劳荣枝认识了女子梁某。而对于检方所说的“以租房为由进行绑架”,劳荣枝予以否认。“我租房的时候以前被骗过,租房是我的真实意愿,我想找梁某租房,看了一次觉得不错,后来我就带着法子英一起去看。”对于其当庭供诉和侦查机关内容不一致的问题,劳荣枝表示,“我陈述的和他们写的不一样,因为很多时候我直接认罪了。前因我都不想去辩了。”

  据劳荣枝描述,后来法子英把梁某打倒,梁某就自己把钱拿出来了,后来梁某以肚子疼为由,要求另一女子刘某来,称刘某有钱。“刘某拿着存折卡来了之后,我去取了钱。”劳荣枝说,“法子英让我去取钱,因为我也是女的,我制止不了,于是我就去取钱。”劳荣枝与法子英约定之后收拾东西一起会合。对于被害人财物的去处,劳荣枝回忆,手表在法子英那里,手机被法子英扔到河里。

 

  第三起:江苏常州抢劫杀人案,每次都先走,赃款花在了吃和住房

  第三起案件在江苏省常州市。检方称,1998年,两人逃往江苏省常州市,诱骗受害人刘某到租住处后,隐藏在门口的法子英将男子刘某绑架。法子英刺破刘某胸口后,劳荣枝用铁丝对其进行捆绑控制人身自由,并要求其给刘某妻子打电话配合法子英抢劫要求。在法子英外出取钱时,劳荣枝再次以生命威胁刘某。两人抢劫刘某7万元后,离开现场。对于此案,劳荣枝表示,自己去坐台不一定是为了物色对象。“我们在常州有租房,坐台没有为物色对象做准备。我没有朋友,我想交女性朋友。”

  随后,针对此案中的受害者刘某,劳荣枝表示,刘某是她和法子英共同选择的目标。她参与了捆绑刘某的行为,每天都要向法子英汇报。“刘某是年轻力壮的青年,他主动说车里有钱财,我去拿了5000元左右,刘某妻子拿了7万元左右。后来这些钱在我手里。”随后劳荣枝离开了常州,前往南京。据她介绍,自己在南京等了法子英一晚上。“每次都是我先走,他后走。我对他不会有任何要求,我也不知道他要杀人。”检方询问,其为什么和法子英分开走,之前有商量过如此善后?劳荣枝表示,确实商量过,但她从来没想过他会去杀人。“是他要求我这么做的……他说,受害人会影响我们办案。”劳荣枝表示后来她和法子英因为畏惧沿海城市,后来去了重庆。“我们花钱非常快,在他的日程安排下,这些抢劫来的赃款我们也花在了吃和住房上。”

 

  第四起:木工案 曾帮忙推动了装有尸体的冰柜

  第四起案件在安徽省。1998年7月22日,劳荣枝勾引安徽男子殷建华赴出租屋,进屋后将其装进狗笼实施绑架。为恐吓人质,法子英又以“做工”为名诱骗31岁的木匠陆某前来,残忍将其杀害并肢解后藏尸冰柜。劳荣枝表示,1998年她来到合肥的时候,没有任何朋友,自己和殷某在KTV认识。当检方再次问及其目的是否为坐台物色目标对象,劳荣枝称,“是法子英要求我这样做的。”

  劳荣枝记得殷某的身体非常瘦弱,被法子英用铁笼子关起来。“法子英将殷某和陆某关在同一间房间,(为了恐吓殷某)法子英说他要杀一个人给殷某看。陆某发出吼叫声,我当时非常恐惧,也在尖叫。”媒体此前报道,殷某按法子英的意思写下了三张字条,然后打电话让妻子准备好30万元。此次庭审中,当检方问及具体细节,劳荣枝称,自己不记得殷某在被关进铁笼之后是否给家人打过电话,但是记得他们让殷某交钱出来。当被问及殷某有没有给家人写纸条时,她表示,“我不记得具体的环节,但是那个字迹我承认是我写的,因为很像。”

  据媒体报道,1999年7月29日,法子英供述,他离开出租屋时殷某还活着,他交代劳荣枝:“如果十二点我不回来,就是被抓了。你要替我报仇,把他杀掉。”后来庭审时,他又说,劳荣枝从未参与杀人。法子英离开出租屋的当天,劳荣枝还留在关着殷某和陆某尸体的出租屋内。22日,当检方问及“法子英是否和你交代过,如果殷某对你不老实,你就杀死他”时,劳荣枝表示,“我不会说这些话的。”同时,她明确表示,自己听到了陆某被杀害时的声音,随后自己推动了装有陆某尸体的冰柜。“他要求我这样做的,我真的非常害怕。我把冰柜从客厅推到另外一个小房间。”劳荣枝称,自己当时很害怕,于是就先离开了出租屋,同时因为害怕法子英报复家人,她给法子英留了字条。据其介绍,字条中写道:“亲爱的,我先走了,我现在家里等你,我一直在车上躺着辗转多个城市,在车上睡着,不敢住招待所,无论哪一起案件,都不是我的意愿。”

 

  劳荣枝事件是怎么回事

  检方认为劳荣枝从未真诚悔过, 为系列犯罪主犯。12月22日,经过两日的庭审,劳荣枝案庭审部分结束,该案将择期宣判。在法庭辩论阶段,检方认为劳荣枝为主犯,当庭拒不认罪,主观恶性极深,为保全自己,未真诚悔过,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。与男友法子英杀了好几个人的案犯劳荣枝逃亡20多年后于2019年11月在厦门被警方抓获,在2020年12月的庭审中,劳荣枝对某些罪行不不予承认,并在庭审现场称“不可能看上法子英”,她甚至说自己是受法子英胁迫的,她当时是太年轻等等。

  劳荣枝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,能逃亡20年并且一直以来过得还不错,这样的人城府深手段了得。反正法子英已被枪毙,她想怎么说都可以。事到如今劳荣枝没有一点悔过之心,所有言辞的目的只有一个,想洗脱自己的犯罪嫌疑。是被迫的、看不上法子英,那就不该逃亡20年,应该当年就检举揭发法子英。想借此减轻自己的罪责,撇清与法子英的亲密关系,洗清自己的犯罪嫌疑,一个对别人痛下杀手时毫不犹豫的人,在面临审判时为逃避罪责可以信口开河,这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 

  庭审中,劳荣枝在看到案件相关照片时,多次哭泣,表示有些照片“很残忍”,而她没有见过。上海浏翔公路刑事律师在法庭辩论阶段,检方认为劳荣枝是系列犯罪主犯,抢劫致5人死亡、绑架致1人死亡、故意杀人致1人死亡。劳荣枝当庭拒不认罪,主观恶性极深,为保全自己,未真诚悔过,突破人性和法律底线。在庭审最后,劳荣枝表示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工作,给被害人家属补偿,希望法庭给她机会改过自新。

 

  9月9日上午9时,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、抢劫、绑架罪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。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,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、绑架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记者在庭审现场看到,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劳荣枝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,目光呆滞。而当审判长宣读其一审判决死刑时,她突然哭了起来。随后,劳荣枝表示不服,当庭提出上诉。
 

  9日上午10点半,旁听了宣判全程的劳荣枝二哥劳声桥走出南昌中院。劳声桥表示,家属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,支持劳荣枝上诉。劳声桥透露,在庭审结束后,他向法院提出了会见劳荣枝的请求,法院答复称将在一审判决生效10日后再予会见机会。此次开庭前,劳声桥曾告诉上海浏翔公路刑事律师,作为家属,对于已经逝去的被害人,他们深表歉意,并愿意主动帮助妹妹完成民事赔偿,“哪怕把我的房子卖了,也要赔给人家。”劳声桥称,他坚信妹妹不会如此残忍(地杀人)。
 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2019年12月12日,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曾发布通报称,劳荣枝分别以口头和书面形式向公安机关提出,拒绝亲属与南昌警方接触,希望家属摆脱阴影;同时拒绝家人为其聘请律师,同时向政府申请法律援助。此后,南昌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江西英华律师事务所陈通华、王国强律师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。陈通华在庭审辩护时提出,对劳荣枝涉嫌抢劫和绑架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,但对于致他人死亡和故意杀人,现有证据不够充分。截至本次开庭,陈通华已先后会见劳荣枝19次。
 

  澎湃新闻了解到,《刑事诉讼法》第227条规定,被告人、自诉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,不服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、裁定,有权用书状或者口头向上一级人民法院上诉。被告人的辩护人和近亲属,经被告人同意,可以提出上诉。该法同时规定,二审法院受理上诉后,一般需要在两个月内审结。对于规定的特殊情况可延长两个月,如还有特殊情况,报请最高院批准后可以再次延长。劳声桥称,家属正在准备委托吴丹红律师作为劳荣枝的二审辩护人,“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对逝者我们深表歉意,但定罪要有事实依据,要有法律调查,只要判决公正,劳荣枝在案件中要负什么责任,我们一定不会逃避”。上海刑事律师

 

上海浏翔公路律师谈销售违法所得
上海浏翔公路刑事律师谈恶魔劳荣枝,审判竟还想上诉 http://www.lvshi985.com/qbhs/1002.html
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,并提交问题、链接及权属信息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